北京日报:IT战警
2016-12-15 11:14:06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
来源:北京日报

     接上网络,郑浩就上了战场。

  他不动声色,潜伏在角落里,过滤着一条又一条信息,耐心地寻找着蛛丝马迹。

  郑浩,是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总队的网警,在打击网络“黄、赌、毒、黑、拐、枪”中,立下不少功劳,人称“IT战警”。

  起初,郑浩的战场在线下。大学毕业后,他先在海淀公安分局当了9年缉毒警察。2010年,郑浩被调到“线上”,成为网警。

  当时,更为隐蔽的网络贩毒已开始出现。拥有丰富线下扫毒经验的郑浩很快发现,传统缉毒警虽然擅长打击,但苦于没有线索;而网警能找到线索,却缺少打击力量。于是,郑浩和团队努力打通线上线下“通道”,网警网上主动侦查,发现毒品犯罪线索,及时转递禁毒部门予以打击。

  这种“扫毒”新方式很快取得成效。

  2014年,郑浩带领网安总队网络禁毒专班共梳理各类涉毒信息14万余条,转递涉毒线索3万余条;协助全国禁毒部门共破获网络毒品案件429起,抓获网络涉毒违法犯罪嫌疑人455名,缴获各类毒品22.96公斤;取缔涉毒网站52个,关停涉毒通讯账号1200余个,清理网络涉毒违法信息11000余条。

  网络方便了生活,也让生活变得匪夷所思。

  “你能想象,有人把刚出生4天的孩子,放到网上叫卖吗?”郑浩一脸怒气,“这是真事。”

  2013年1月,贾某通过某网站,以8万元价格叫卖刚刚出生4天的儿子,还宣称可以采取“无偿送养”的方式交易。“这人怎么卖自己的亲生儿子?不会是拐卖吧。”帖子引起了郑浩的怀疑,他顺藤摸瓜,竟发现了一个伪装成民间“收送养”平台的网站。凭借15年的刑侦经验,郑浩意识到“收送养”伪善的表象下,潜藏着贩卖婴幼儿的巨大利益链条。

  调查下来,触目惊心。此类犯罪已经形成庞大的黑色产业链——有提供证件为买卖孩子“漂白身份”的,有低买高卖的职业人口贩子,还有帮助生产后转卖的“中介机构”……

  “再难,也不能让失去孩子的家庭失望。”已为人父的郑浩投入到艰苦的侦查中。半年后,专案组全面掌握了涉及买卖婴幼儿的4个网站和30个QQ群信息。郑浩和同事化装侦查,一条“网上贩婴”的黑色链条浮出水面,其中涉案团伙达30余个,涉及全国各地,涉案人数达到2000余人。

  但绝大多数嫌疑人都是网上联系,网上转账,只在交易孩子时才见一次。如何固定证据成了难题。郑浩提出固定电子证据的侦查思路,最终,专案组对海量数据进行分类汇总后形成相对可靠的证据链。2014年2月,公安部统一指挥,27个省区市警方同步行动,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169名,解救被拐卖婴幼儿407名。

  因为网络,世界分成现实和虚拟两个,但哪一个也不是法外之地。

  2012年年初,家住朝阳区的一位母亲向警方求助,她正上高三的儿子,因为色情网站的影响,成绩直线下滑。

  这个色情网站可不一般——网站服务器设在国外,注册会员100余万,发帖量40余万条,传播的各类淫秽色情信息涉及全国31个省区市。

  侦破此案,困难重重。比如网站内容获取难,注册会员梳理难,电子证据截取难,涉案人员处理难等等。

  但再难,也一定有解决办法。围绕着证据包的汇总流程,郑浩采用计算机代替民警完成大部分的取证工作。半年后,以电子取证替代人工取证的首都网安系统首个“淫秽网站智能信息挖掘系统”设计完成,该案取得突破,5600余个证据包在两个多月时间内完成。

  经过近4个月艰苦细致的网上侦查,全国公安机关集中收网,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2148人,其中北京地区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77人,抓捕人数为全国打击淫秽色情网站历史之最。此后, “AV狼”“东方小镇”“色界”等淫秽网站相继被摧毁,网络环境日益清朗……

  曾有网络公司高薪挖郑浩,被他拒绝了,他说:“每个人的人生目标不同,追求不同,我们都在努力寻找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,我找到了,我不会走,我爱这里。”

 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