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承
2016-12-15 11:24:16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来源:北京日报

      生、旦、净、丑,唱、念、做、打……

  讲起京剧,松岩滔滔不绝。他8岁学艺,13岁登台……过往的44年,只干了一件事——唱好京剧、把京剧发扬光大。

  1996年,32岁的松岩出任风雷京剧团副团长,成了全北京最年轻的京剧团“团级”。他还没来得及得意,就陷入了焦虑。

  当时,京剧已开始走下坡路,风雷京剧团陷入“生存危机”——180多位团员只能拿到60%的工资,还要靠政府补贴,服装、道具和其他演出费用根本没有着落。松岩想方设法改变窘境,他主动请缨,从团里挑出30多人,承包了恭王府的京剧演出,一年演出200多场,团员的收入提高了,风雷京剧团也成了北京京剧界第一个拥有固定演出场地的“承包户”。

  尝到“第一桶金”的甜头,松岩又把目光瞄向了各大宾馆、饭店、大学、戏楼……200场、300场、500场,剧团演出场次接连攀升, 2001年到2002年间甚至达到793场。

  演出多了,不仅剧团和团员手头宽裕了,更重要的是,说明京剧又开始“吃香”了,这是松岩最开心的事。

  2015年,已是风雷京剧团团长的松岩“玩”起了话剧。他并非不务正业,而是想更好地推广京剧。

  “京剧是国粹,想要一辈儿一辈儿地传下去,得先让年轻人也喜欢!”松岩把京剧后台的故事,搬上话剧舞台,自编自导自演话剧《网子》。

  能唱好京剧,不见得能演好话剧。排练时,唱了44年戏的松岩一出场,就是“京剧范儿”,拿着身段,怎么看怎么别扭。“感觉台上就我一外行,手和脚都不知道该怎么动了。”松岩不好意思地笑笑。

  不会就练,松岩拿出练功的劲头。“先从最基本的走路开始练!”别的演员回家了,松岩一个人泡排练厅,一圈又一圈地走位,直走得汗流浃背、双脚红肿。松岩还找来人艺的演出光盘,琢磨着话剧演员的每一个动作、每一句台词……终于,松岩的表演越来越自然。

  《网子》火了,场场爆满,观众多一半儿都是年轻人。

  看着一张张年轻的面孔和台上的人物一起哭一起笑,听着谢幕时潮水般的掌声,松岩幸福地笑了。

 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